《寬鬆世代又如何》:當個能原諒別人過錯的大人

吳夏
7 min readJan 14, 2018

遲到很久,才終於看了這部在2016年掀起風潮的日劇《寬鬆世代又如何》(ゆとりですがなにか)。說來好笑,會突然在此時重新翻出它來追,也只是因為新年假期逃避做報告的結果(當時一連看了六集);加上原本預計要在期末考後讀多益的我,在1月5日校務會議通過廢除外語畢業門檻後,瞬間失去生活的方向,於是就在放假第一天,順勢把這部劇給追完了。

圖中三位便是本劇的男主角,由左至右分別為:小學教師山路、上班族正和、大學重考生馬里布。順帶一提,松坂桃李(山路)在劇中根本不是長這樣,這是詐欺。

先在開頭說結論好了。整體而言我滿喜歡的,是我會願意推薦的日劇。全劇步調明快、笑中帶淚、劇情線廣而不雜,有令人發人深省之處,但不會有太重的說教意味;不少段落我真的覺得「對啊!就是在說我!」彷彿被迎頭痛擊,順帶可以想像半年後的就職生活大概會有多崩潰,作為一個死延畢生,看《寬鬆世代又如何》實在是太讚了。宮藤官九郎的劇本一直是頗具盛名(雖然我好像沒有看過他的其他作品),這次追完本劇,確實覺得佩服。

坦白說我很不擅長寫連續劇的評論,因為感覺要一集一集寫比較能有條理地敘述,可是我、我很懶,無法做出這麼偉大的事情(所有能寫分集劇情/分析的人都是偉大的)。而且我不喜歡爆雷,所以底下會寫出來的東西八成都是就全劇整體來分享我的想法,並盡量不提到一些關鍵情節;希望大家可以就,就直接去看劇好了?

以下請搭配主題曲,由感覚ピエロ演唱的〈拝啓、いつかの君へ〉

我是第一批接受寬鬆教育的小孩,我們在出了社會之後,受到上一代人的全面性找碴,說我們沒有競爭意識、沒有危機感、無法應對意外狀況。國家擅自告訴我們周六不用上課,把教科書變薄,然後把考試成績下降的我們當成廢物對待。 ──山路一豐(第六話)

在全劇裡,對於世代的比較,其實應該是三代:團塊(代表人物就是父母長輩角色們)─寬鬆第一代(主角群)─寬鬆第二代(山岸與佐倉老師)。這是一個互相傷害、互相看不起的世代軸線,也恰巧是構築了《寬鬆世代又如何》全劇脈絡的角色關係。不過,即便世代差異是開篇即直接點出的議題,與其說這齣劇在談世代差異,我倒覺得「差異」不是被特別強調的重點,反而更加強力道在「所有人都是一樣不完美的」。

這個不完美,就是生活的一切。工作、戀愛、交友,煩心的事務、開心的回憶、教人摸不著頭緒的狀況,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在軌道上,可是生活還是無預警地出軌了,被調職、收到後輩的控告、不知該如何應對職場生活、感情關係面臨衝突、不停重考還是考不上大學……能怎麼辦?跌跌撞撞地學習著應對的同時遍體鱗傷,還被怪罪著──抗壓性好差啊!簡直是草莓族啊!果然,寬鬆世代就是不行啊!

但,明明誰都會犯錯,誰都會在生活中失去重心,這世界上,哪有人是完美的大人?既然都同樣這麼努力地維持平衡,何以就因為年紀差異而有了世代之分?全劇的所有角色幾乎都有讓人討厭的地方,正和的怯懦、山路的自卑、馬里布的自視甚高、山岸的散漫、小茜的強勢與彆扭……更別說那些最擅長嘴上說說漂亮話,心底抱持著「趕不上年輕人」的自怨自艾,仗著過去「努力」得來既有的利益,在僅剩的時間裡耀武揚威,結果自己竟然也把事情搞得一團糟的中年人們。世代之間的差異又如何?受過「教改」又怎樣?到頭來,我們都是不停在犯錯中「惡性循環」地活著,勉強地改過、成長,嘗試追求心中所想要的「幸福」。

如果害怕受傷,是沒有辦法獲得幸福的哦。害怕去傷害他人的傢伙,也是無法讓任何人幸福的。──宮下茜(第六話)

是的,好巧不巧,我也覺得《寬鬆世代又如何》其實一直在叩問的中心問題也是──究竟怎樣才稱得上是「幸福」?對兩代人(寬鬆與團塊)而言,幸福的模樣早已不同,或許老一輩人還覺得,男人就該事業有成、女人就該結婚生子,這才叫幸福;但對年輕人來說,幸福一詞如此沉重,眼下光活著都毫無思考的餘裕時,真的能夠像他們說的那樣成就完美的人生嗎?不能只是做到「剛好」,覺得滿足了、覺得充實了,就停下腳步嗎?

對於幸福他們都有不同想像,小茜在事業上發光發熱,心中也希望能辭職結婚;正和儘管想著要做出點成就,其實也沒那麼大的野心;山岸身為「寬鬆怪物」看起來沒什麼用心,亦只是需要被肯定;渴望來段轟轟烈烈愛情的山路,亟欲贏過同父異母哥哥的馬里布……必須說,《寬鬆世代又如何》裡頭的幸福啊,坦白來講都有點老套,他們也沒什麼想要改變社會現況的念頭(身為老師的山路很認真的在教育孩子們倒是真的),這齣也不是那麼偉大的電視劇,聚焦的終究還是個人生命的成長與蛻變上頭;觀看的過程中難免會有「怎麼會這樣決定啊」的困惑與不認同,不過,「我認同怎樣的幸福」這個問題,大概也是作為一個觀眾可以回頭去思考的地方吧。

除此之外,也想談談逃避。劇中角色各具特色,在面對生活困境,處理「如何幸福」的問題時,所做出的決定也不盡相同;相同的點在於,深知「逃避雖可恥但有用」的道理。當然並不是說逃避之後就完全不去面對,而是,透過逃避徹底認知到自己的無用與廢,坦言自身的軟弱、尋求身旁的人的幫助,才有成長的可能。生活難免會失足、甚至會墜落,醜惡的陰暗面總是如影隨形,要是人們能有足夠溫柔去包裹這些錯誤,也許我們可以不用活得那麼辛苦,可以不必總是勉強自己獨自面對。

就像那句成句:「有什麼困難可以說出來,我們大家一起笑你。」在笑完了之後,扶你一把,然後我們並肩繼續走下去吧。我總覺得,劇裡三個男主角之間的友情(雖然他們死都不願承認是朋友),大概就是這麼回事:因為我們(在大家眼裡)都很廢啊,那就不需要在彼此面前隱藏什麼了,無助也是一起、難過也是一起,搭著肩膀,總是能戰勝什麼,「不要擔心,有我墊底著哦!」的情誼,實在也是挺感人的。

或許會喜歡這部劇的原因,也是因為在裡頭看見了自己的影子──喊著不行啊我好廢啊卻還是沒有任何動靜,擔心情人會越來越向前跑而丟下自己可又像個爛泥,看著身旁的朋友一樣迷惘不已就鬆了口氣,諸如此類的。一旦角色們做出了蠢事就會在螢幕前氣得半死,可其實同一時間,就是在氣自己跟角色一樣軟弱無能吧。就我個人的狀況來說,看完整劇大多數的時間都在討厭正和,直到最後一集才拉回來一點點;後來洗澡時(?)認真思考了下,就覺得,我討厭的並不是正和,而是跟正和很像的自己呢。

這樣的自己也長到了這個歲數,過去的日子裡估計也是傷人無數,就算還是個懶惰、會犯錯、愛哭、怨天尤人、喜歡逃避的傢伙,再怎麼難堪,或許還是能試著像山路說的那樣,成為一個足夠溫柔、願意包容別人的大人吧。

很沒邏輯地說了一串,因為《寬鬆世代又如何》想處理的事情不少,只能大概抓幾個我比較有感觸的地方。慶幸的是即使劇情線很多,編劇的功力仍然讓一切順勢地走完,並好好地收攏,即使最後兩、三集的步調明顯有點亂了,還是瑕不掩瑜。加上演員的功力把全劇撐了起來,安藤櫻、柳樂優彌的演出都讓我覺得很讚;岡田將生的話,雖然覺得帥,可是在演出驚訝的情緒時誇張度實在太大了,看到最後很膩啊XD。

然後,本劇有SP《寬鬆世代又如何~純米吟釀純情編~》,我個人覺得嘛,嗯,滿普通的……純粹是為了出SP而出的SP,劇情上衝突點處理草率,當然休閒看還挺紓壓啦,但跟正劇一比就遜色許多。(1/15補述:由蒼井優飾演的久美,這一角色的出現確實扭轉了正劇對「寬鬆世代」的思考,讓全劇有了地域跟階級差異的衝突,屬於SP裡頭很可看的一點。只是我還是覺得⋯⋯少了點什麼啊!)

相較之下,粉絲導向的網路劇、以後輩山岸宏為主角的《我是山岸,有何貴幹?》運用劇中劇的手法,把山岸的角色特徵與太賀作為演員的潛能整個激發出來,既有巧思、也有幽默,和SP之間相互呼應,卻反而比SP更好看點。

好耶,就是這樣,遲了兩年才看完的劇。寒假在飄洋過海尋女友之前,大概都會以追劇、看電影、讀書(真的會讀嗎我也很懷疑)度過,希望我每看完什麼都有毅力寫點東西。

--

--

吳夏

百合花叢中的小社畜,在遊戲業裡建構世界。讀文學,看動漫,玩遊戲,進劇場,流連影院。想不透該走往何方,於是寫寫東西,聊以自娛。